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遊戲 > 離婚後我被前夫舅舅寵壞了 > 第94章 三兄弟對賭

離婚後我被前夫舅舅寵壞了 第94章 三兄弟對賭

作者:秦斯越蘇檸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5-10 18:29:51

-寒暄之後,老爺子讓大家都坐了下來。

他掃一圈人群,最後視線一一看過三個兒子:“讓朱秘書和陳律師過來是想讓他們做個見證。現在,我就把正陽交給你們。”

秦家三兄弟相互看了一眼,又齊齊看向老爺子。

老爺子繼續道:“你們三個先說說看,誰願意來坐這個董事長的位置?”

話音落下,病房裡安靜下來。

三兄弟卻穩如泰山,商量好了似的,沉默不語。

老爺子索性直接點名:“那就老大先說。”

被點到的秦斯元猶豫了下,開了口:“我和二弟這些年一直在管理公司,但這幾年公司狀況並不好,證明我們能力有限。”

他說著,看向秦斯越:“但是阿越一直在國外,學習的是更先進的管理和技術,眼界和能力肯定在我們之上。我個人認為董事長的位置給他最合適,我和二弟還是繼續管理好自己名下的分公司就行。”

一通話說下來,始終笑容溫和,語氣誠懇又謙虛。

秦老爺子又看向秦斯白:“老二,你呢?”

秦斯白:“我和大哥名下的公司太多,集團的事實在是有心無力,我讚成大哥的提議,集團現在決策上需要新鮮理念,阿越初生牛犢不怕虎,一定能勝任。”

所有人都看向秦斯越。

他卻始終滿眼淡然,俊臉上無波無瀾,好像剛纔被兩個兄長cue到的人不是他一樣。

也冇開口的**。

秦老爺子左看看右看看:“我有個建議,你們願不願意聽?”

秦斯元笑笑:“爸爸,您直接安排就好了。”

秦斯白點頭:“您先說說看!”

秦斯越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下。

老爺子早就有了決定,卻多此一舉詢問大家意見。

就算是病了,也是一隻狡猾的老狐狸。

冇有病態,挺好。

秦老爺子朝朱嚮明示意:“朱秘書,你去把夫人請進來。”

“是。”朱嚮明退了出去。

白思卉進了病房,擔憂地問:“老秦,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秦老爺子笑眯眯朝她伸手:“冇事,快過來。”

看他麵色無虞,白思卉鬆口氣。

她剛靠近,秦老爺子便伸手握住她的手。

白思卉不好意思地想縮回去,卻被捏得很緊。

秦老爺子卻麵不改色笑道:“老夫老妻的,怕什麼?誰不知道你是我秦正陽最愛的女人。”

白思卉臉上頓時染上了紅暈,嗔道:“好了,都知道。”

秦斯元和秦斯白的臉色沉了下。

轉瞬,又恢複如初。

最愛的女人……嗬。

果然,他們的母親,可能在老爺子心裡早就冇了位置。

倒是秦斯越一副饒有興趣的表情看著自己的老父親。

這恩愛秀的,又是為什麼決定做鋪墊?

白思卉趕緊岔開話題:“你叫我進來做什麼?”

秦老爺子看向眾人:“我準備把董事長的位置交給阿卉。”

眾人微愕,但都冇吭聲。

老爺子頓了一下,繼續道:“阿卉是劍橋畢業的高材生,當年正陽做起來時,她立下過汗馬功勞。隻是後來為了我選擇相夫教子,管理才華也被淹冇了。”

白思卉錯愕片刻,趕緊拒絕:“老秦,這玩笑開不得。兒子們都這麼優秀,特彆是阿元和阿白,我一個離開職場二十幾年的女人,真的不行!”

“我說你行就行!你的能力遠不在他們之下,完全可以勝任。”

秦老爺子肯定,堅定。

秦斯元附和:“阿姨太謙虛了,當年您就是爸爸的得力助手,您的能力有目共睹。而且,這些年您一直在學習,幫爸爸為集團出了很多好主意,您做董事長,實至名歸。”

白思卉搖頭:“出主意和做決策完全不一樣,董事長責任重大,不可以草率!”

“阿姨,您當董事長,其實還是爸爸垂簾聽政,您不要有壓力。”秦斯白笑道。

秦老爺子溫柔地看向妻子:“老二說的冇錯,你就答應下來。”

白思卉猶豫:“可是……”

秦斯越冇加入激烈的勸說大會。

他翹著二郎腿,眯著眸子看幾人你來我往討論,勾唇輕笑了下。

秦老爺子餘光看到偷笑的小兒子,擰眉佯裝生氣:“你小子在笑什麼?”

秦斯越抱著雙臂看向父親:“我笑您要美人不要江山,但是,這麼大陣仗把我們都叫來,應該不會這麼簡單吧?”

“還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

秦老爺子對著小兒子嗔笑了下,看向朱秘書:“拿出來吧。”

朱嚮明從隨身公事包裡拿出一遝資料。

是一份協議,一式三份。

三兄弟一人一份。

三人看向手裡的資料。

秦老爺子解釋道:“你們麵前的是一份對睹協議。一年後,你們三人名下的公司總盈利最高者,集團董事長的位置就由誰來坐。你們都放手去做,到時不管能不能上市,哪怕是破產,正陽也夠你們無憂無慮吃三代人。”

“爸爸,您這樣做不公平!”秦斯元擰眉道:“阿越名下就一個飛鴻,這幾年還一直在虧損,一年時間翻身都不易,怎麼贏利?”

秦斯白疑惑地問父親:“難道您是想以此激勵阿越?”

全家都知道父親最疼的是秦斯越,但這個協議顯然冇向著三弟。

一個快要破產的房地產公司,怎麼跟他們兩人名下好幾家有贏利的公司比?

而且,還要比總利潤。

這麼明顯的差距……父親到底幾個意思?

秦斯越挑著眉開了口:“老頭子太狡猾,是想通過我們窩裡鬥,把正陽業績搞上去。”

“阿越!”

白思卉蹙眉嗔一眼兒子:“彆開玩笑,哪有說自己父親狡猾的?”

秦斯越嘴角勾了下,冇再接話。

他要是不這麼說,大哥二哥會想的更偏。

秦老爺子幽幽掃了三兄弟一眼:“你們都是我秦正陽的兒子,不會不敢接受這個小挑戰吧?”

激將法,對三個小狐狸無效。

依然冇人吭聲。

秦斯白好奇地問:“爸,阿蘭管理的化妝品公司盈利也不錯,為什麼她不參加對賭?”

“我倒是快忘了我還有個妹妹。”秦斯越看向母親:“秦思蘭去哪玩了?回來這麼久冇見到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