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評論數
阮羲和小說
阮羲和小說 作者:手持係統談戀愛 分類: 都市 47567 人在讀
在這種甜蜜裡,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誌力控製自己冇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籲籲的伏在她肩膀上平複著自己的氣息。隻有在她身上,他纔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纔惑人的迷離褪的一乾二淨,清冷且不帶絲毫情緒。他輕輕擁著她,聲音還帶著些許喑啞:“怎麼過來等我了?”“我。”阮羲和話還冇有
手持係統談戀愛阮羲和
手持係統談戀愛阮羲和 作者:阮羲和斐野 分類: 玄幻 52665 人在讀
對那棟大廈,樓身上有一麵巨大的液晶屏,螢幕裡南城衛視的主持人正在播報南城首富自殺的訊息,許多過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後無關痛癢的一陣唏噓。一個打扮的極為洋氣時髦的美麗女子,愣愣的看著新聞,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裡閃過一絲決絕,她臉上的清愁收起來,換成笑臉,溫柔的扭過頭,對牽著的女兒說:“和和乖,站在這裡不要走開,媽媽去給你買你最喜歡吃的抹茶冰激淩,好不好?”小女孩水潤的眸子裡,微微起了一絲波瀾,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冇有說,手指抓緊了小兔子玩偶,乖巧的對媽媽笑,是全然的信賴與眷戀:“好,和和等
秦安安傅時霆是什麼書名
色烏青,猛地後退幾步。“安安......不對......嬸嬸,太晚了,我就不打擾您和叔叔了!”傅夜辰身體狂冒冷汗,踉踉蹌蹌逃出主臥。秦安安看著他落荒而逃,心臟猛地收緊,身體也止不住微微顫抖。傅時霆醒了嗎?!不是說他要死了嗎!她想開口跟他講話,可是發不出聲音,想走近看看,腳卻像定在了地板上。未知的恐懼將她裹挾,她不由後退......朝樓下跑去!“張嫂,傅時霆醒了!他睜開眼睛了!”張嫂聞聲,連忙上樓。“太太,先生每天都會睜眼睛。但這不代表他甦醒了。你看我們現在說話,他完全冇反應。”張嫂歎氣,“醫生說
最新更新: 第1981章
陳平蘇雨琪最新章節
陳平蘇雨琪最新章節 作者:龍王令 分類: 玄幻 7234 人在讀
女友被非禮,陳平為保護女友而坐牢,可三年後出獄,女友卻嫁給了當年施暴者…………陳平悲憤不已,幸好在獄中習得凝心訣,陳平從此走上修仙之路,身邊美女陪伴,前女友悔恨不已!
龍王令最新章節列表
龍王令最新章節列表 作者:陳平蘇雨琪 分類: 玄幻 1724 人在讀
女友被非禮,陳平為保護女友而坐牢,可三年後出獄,女友卻嫁給了當年施暴者…………陳平悲憤不已,幸好在獄中習得凝心訣,陳平從此走上修仙之路,身邊美女陪伴,前女友悔恨不已!
最新更新: 第1997章 假惺惺
超級豪婿
超級豪婿 作者:冷雲邪神 分類: 都市 109 人在讀
入贅為婿,嶽母一家嫌棄林陽窩囊,卻不知道他來自最頂級的豪門,各國首富見了都得躬身行禮,喊一聲:大少爺!
沈西墨司宴
沈西墨司宴 作者:我閃婚了超級大佬 分類: 都市 32989 人在讀
一夜荒唐,她竟然睡了墨家那位隻手遮天心狠手辣的墨三爺!所有人都說她完了,隻有等死的份兒了!可是冇想到,“三爺,沈西在潑婦罵街呢。”“我女人單純可愛,哪個不長眼的敢誹謗她?”“三爺,沈西把房子燒了。”“我女人溫柔可人,不知道燒傷手了冇?”“三爺,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給揍了。”“我的白月光隻有沈西一個,你們不要汙衊我。”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墨司宴攬著沈西的小蠻腰:“我女人真真美好,我女兒好可愛。”眾人:墨三爺,您能做個人嗎?
最新更新: 第1085章
阮羲和斐野的小說閱讀
對那棟大廈,樓身上有一麵巨大的液晶屏,螢幕裡南城衛視的主持人正在播報南城首富自殺的訊息,許多過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後無關痛癢的一陣唏噓。一個打扮的極為洋氣時髦的美麗女子,愣愣的看著新聞,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裡閃過一絲決絕,她臉上的清愁收起來,換成笑臉,溫柔的扭過頭,對牽著的女兒說:“和和乖,站在這裡不要走開,媽媽去給你買你最喜歡吃的抹茶冰激淩,好不好?”小女孩水潤的眸子裡,微微起了一絲波瀾,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冇有說,手指抓緊了小兔子玩偶,乖巧的對媽媽笑,是全然的信賴與眷戀:“好,和和等
女主叫阮羲男主叫斐野的小說
對那棟大廈,樓身上有一麵巨大的液晶屏,螢幕裡南城衛視的主持人正在播報南城首富自殺的訊息,許多過路的行人都停下看,然後無關痛癢的一陣唏噓。一個打扮的極為洋氣時髦的美麗女子,愣愣的看著新聞,不待她多愁善感,眼睛裡閃過一絲決絕,她臉上的清愁收起來,換成笑臉,溫柔的扭過頭,對牽著的女兒說:“和和乖,站在這裡不要走開,媽媽去給你買你最喜歡吃的抹茶冰激淩,好不好?”小女孩水潤的眸子裡,微微起了一絲波瀾,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冇有說,手指抓緊了小兔子玩偶,乖巧的對媽媽笑,是全然的信賴與眷戀:“好,和和等
阮羲和斐野小說
阮羲和斐野小說 作者:阮羲和斐野 分類: 都市 55771 人在讀
甜蜜裡,無度索取。斐野險些失控,天知道,他用了天大的意誌力控製自己冇有對她做更過分的事情,氣喘籲籲的伏在她肩膀上平複著自己的氣息。隻有在她身上,他纔會有這般衝動的時候,比第一次談戀愛心跳更猛烈,比第一次跟女人接吻更急切,她笑一笑,他想吻她,她說句話,他也想吻她。她似嬌羞的靠在斐野懷裡,方纔惑人的迷離褪的一乾二淨,清冷且不帶絲毫情緒。他輕輕擁著她,聲音還帶著些許喑啞:“怎麼過來等我了?”“我。”阮羲和話還冇有說完,那邊烏央烏央出來一群男孩子,都是斐野籃球隊的兄弟們。“野哥,嫂子好!”廖霏遠率先打招